我爱斯文

|
010-52721364
|
|
|
|
当代国学教育
新中国第一版语文教材里有吟诵丨语文与吟诵的渊源 信息来源: 作者:徐健顺 发布时间:2018-05-21 浏览量:187次

 

新中国第一版语文教材里有吟诵

新中国的第一版语文教材,

是1950年由人民教育出版社正式出版发行的。

此前,

华北联合出版社出版过

国语、国文课本,

但其时共和国尚未成立,

尚属解放区教材,

而且也没有使用“语文”

这个名称。





  1949年,华北人民政府成立教科书编审委员会,由叶圣陶先生主持。10月,审订中小学语文课程标准,同时开始编辑教材。1950年夏天陆续出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第一版语文教材。12月1日,在出版总署编审局一处、二处和华北联合出版社、上海联合出版社的基础上,正式成立了人民教育出版社。从这时起,这一版教材均署名“人民教育出版社”出版。

  第一版语文教材,小学教材名为《初级小学国语课本》《高级小学国语课本》,初中教材名为《初级中学语文课本》,高中教材名为《高级中学语文课本》。

  小学之所以使用“国语”这个词,是因为小学以教现代汉语口语为主。叶圣陶先生说:

  “语文”一名,始用于一九四九年华北人民政府教科书编审委员会选用中小学课本之时。前此中学称“国文”,小学称“国语”,至是乃统而一之。彼时同人之意,以为口头为“语”,书面为“文”,文本于语,不可偏指,故合言之。

  小学国语课本,后于1953年更名为“语文”。

  第一版语文教材,在小学国语课本、初中语文课本里,都没有古诗文,只有一点古代白话小说。没有古诗文,自然就没有吟诵。高中语文课本里有古诗文,尤其是在高年级有大量古诗文,因此在这个《高级中学语文课本》里,出现了吟诵的影子。在相当于前言的“编辑大意”里,有这样一段话:

  至于文言的教学,我们希望教师们能够在比较文言跟口语的异同方面多多指点,多多提示。关于这一层,不在这里详细说,愿意推荐吕叔湘先生的《开明文言读本导言》,供教师们参考。

  这就是第一版语文教材里关于古诗文教学的说明。当时还没有教学参考书。这个说明即是请教师们以《开明文言读本导言》为教学参考书的意思。




                        

           

1

9

5

0


      本
                
       

《开明文言读本》是1948年8月初版,由开明书店出版发行的,
作者是吕叔湘、朱自清、叶圣陶。

所谓“文言”,即指古诗文,选篇里面有诗也有文。

其“导言”很长,分为文言的性质、语音、词汇、文法、虚字五个部分,
可以看作是古诗文学习的理论与方法。

其中在“语音”部分,着重讨论了文读、协韵、入声、格律的问题,
“虚字”部分,讨论了虚字(而不是虚词)的功用。

这五个问题,都是今天的语文古诗文教学所不谈的,也是古代文学
专业所少谈的,因为它们都属于怎么“读”的问题,也就是——吟诵的范畴。





  “导言”里的第二部分“语音”里说:

  除了研究中国音韵学的人,大家不去理会,也不必去理会,一个字的古音怎么样。可是在诵读文艺作品的时候多少有点影响。

  第一是韵脚。因为语音的变动,原来同韵的字现在会不同韵。……我们既不能勉强一般读者用古音去读,更不能像有些冬烘先生所主张的那样用今音去凑合,只有不押韵就不押韵得了。

  这一部分专门讨论“读”的问题。针对协韵传统,作者主张按照现代汉语去读,“不押韵就不押韵得了”。表面看起来,好像是反对吟诵即传统读书法的文读原则,但是作者承认“多少有点影响”,也就是承认押韵的声音含意,承认不协韵对诵读和理解有影响。

  其次是入声的问题。现在国语和北方官话区方言都没有入声,古代的入声字都分派到平、上、去声里去了。这有时候也影响到韵脚。例如:

  《江雪》

  柳宗元

  千山鸟飞绝

  万径人踪灭

  孤舟蓑笠翁

  独钓寒江雪

  这首诗里“绝”“灭”“雪”三个入声字押韵。现在国语里“绝”读阳平,“灭”读去声,“雪”读上声,没有两个字的声调相同了。

  这个入声韵的问题牵涉到的范围还小。从前人又把上、去、入三声总括为仄声,跟平声对立起来。这个平仄对立的原则,不但是诗词里的声律的基础,并且应用在骈文里,应用在散文里也常常出现的骈句里。一个入声字若是凑巧现在读上声或去声,那还在仄声的范围之内,没有多大关系;若是不巧而读平声,那就影响这些诗文的声律了。

  入声字在诵读的时候也许比较容易补救,比如说把它读得像去声而极短,短到足以和去声分别。困难在于辨识现在的阴、阳、上、去声的字里哪些是原来的入声字。这没有简单的规则可以供我们应用,只有遇到犯疑的字就去查字典。幸而全国的方言里还有很多是保存入声的。我们在选读的诗词里在入声字旁边加点作记。

  这段讨论入声字问题,表达了几个明确的观点:

  第一,入声字一定要辨认出来,这不仅仅是因为押入声韵时需要读协韵,而且也因为在非韵字的地方要读出声韵格律。为此,他们特别使用了入声符号标记所有入声字。

  第二,入声字读短。

  第三,这也就意味着入声这个声调是有含意的,对诵读和理解有影响。

  第四,诵读要尊重平仄格律,读出平仄之别。

  第五,这也就意味着平仄格律和押韵、入声一样有含意,对诵读和理解有影响。

  第六,辨认入声字要靠方言和字典。


  以上六点,正是吟诵的传统,属于吟诵方法的范围。我们今天主张吟诵要文读、入声要读短、平仄格律要读准,都是一脉相承的。我们也给入声字以专门的标记符号。我们今天也许在辨识入声字上有所进步,就是总结了入声字辨识的各种方法,编了入声字口诀,还出现了入声字软件。辨识入声字变得简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