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爱斯文

|
010-52721364
|
|
|
|
当代国学教育
学苏和三反让吟诵离开了语文 信息来源: 作者: 徐健顺 秦佳佳 发布时间:2018-05-23 浏览量:79次
  新中国语文教材的编写,表现出很强的苏联模式。

  学习苏联模式的同时,整个社会都更重视课本的思想政治成分和爱国主义教育,1950年版的语文课本,就被批评为“爱国主义不足”:

  1951年3月廿四日(星期六)

  晨到署即与语文组诸君会谈。缘《人民日报》刊载一文,评我社之中学语文课本,谓其爱国主义不足。其言有当者,亦有未当者。因共商定要旨,请云彬起草一文答之。[1]

  1951年12月一日(星期六)

  午后一点半,仍开教育社检查工作汇报会。各组汇报之后,共谈今后检查宜更求深入,应注意教本是否合于教育,适于教学,贯彻思想政治是否足够。[2]

  但是在课本中贯彻思想政治教育太过困难,用何种材料、何种方法,都是问题。当时的教育部请来了多位苏联专家,注重课本中思想政治的贯彻,此外,他们定下的新课本供应的时间太过局促,影响了课文质量的提高:

  1951年7月十一日(星期三)

  张萃中来谈,谓中学课程标准将以明秋实施,望我社届时能供应初高中一年级之新课本。其事已甚局促,因秋季用书须于明年二月付排,而今日尚未定教本之提纲也。[3]

  1952年2月十二日(星期二)

  会散,与仲仁、灿然谈编辑方面事。发稿期已近,而稿未写就,审稿未能精,提高质量徒成空谈,余殊感不舒云云。

  ……

  安亭参加教育部之工作会议,归来言教育部自知其向日不重视教本之谬误,今后决致力于此。[4]

  1951年11月到次年10月的“三反”运动大大影响了出版社的正常工作运行,他的日记中记载:

  1952年1月十二日(星期六)

  大家已卷入三反之浪潮,经常工作几乎全部停止。[5]

  1952年2月十一日(星期一)

  竟日唯务开会,余亦无多意见,而具体工作则搁置,为之怅惘。[6]

  就连叶圣陶,也受到了波及:

  1952年1月十六日(星期三)

  综合各人之意,共劝余注意全局,不宜局于一隅。于新事物缺乏敏感,此殊妨碍工作之推进。必须加紧学习,改造思想,乃可为适当之领导。余知诸君皆出于诚恳之善意,所言深中余病。然思想改造乃至实践变革,谈何容易,虽欲勉力追随,恐未必能立见功效耳。若能减少兼职,使专于一事,或可略有寸进。而身体亦须足以副之。若长此疲困,亦难乎有望也。[7]

  大家认为叶圣陶应当更加顾全大局,接受新事物,改造思想。在语文方面,吟诵、文言不就是旧事物?叶圣陶诚恳地接受了批评,却也萌生了退意。在此之前,他虽然也很疲惫,却一直认为责任在肩,不敢卸下重担,兢兢业业,鞠躬尽瘁。他第二次在日记中表现退意,是在1952年2月13日(星期三):

  乔木来书劝余写语法作文之书,以启初学,谓必有此类之书,语文可趋于完好,徒为枝节之批评,收效不多。余答言余或能为此,但必有二三人合作。精力渐衰,若今日之忙于杂务,亦未能勉为。复言余为出版总署副署长实同尸位,主教育出版社亦不胜负荷,若得予出版社中任一文字编辑,则尚可任。请渠为余设法,俾如其愿。末言此系出于自知之明,绝无“闹情绪”意味云云。[8]

  在这样的背景下,到了9天后修改高中语文课本例言时,他又如何能坚持推荐《开明文言读本·导言》?

  综上所述,传统文化受到打击,与吟诵相关的唯一内容——《开明文言读本·导言》从语文课本里消失,是多方原因造成的,绝非叶圣陶的本意,而是那个时代的必然结果。

   [1]   叶至善,叶至美,叶至诚编。叶圣陶集 第22卷[M].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1994:178.
  [2] 叶至善,叶至美,叶至诚编。叶圣陶集 第22卷[M].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1994:258.
  [3] 叶至善,叶至美,叶至诚编。叶圣陶集 第22卷[M].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1994:212.
  [4] 叶至善,叶至美,叶至诚编。叶圣陶集 第22卷[M].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1994:289.
  [5] 叶至善,叶至美,叶至诚编。叶圣陶集 第22卷[M].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1994:273.
  [6] 叶至善,叶至美,叶至诚编。叶圣陶集 第22卷[M].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1994:289.
  [7] 叶至善,叶至美,叶至诚编。叶圣陶集 第22卷[M].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1994:276.
  [8] 叶至善,叶至美,叶至诚编。叶圣陶集 第22卷[M].南京:江苏教育出版社,1994:290.
  • 1
  • 2